本會成立於民國76年,30年來致力於婦女人身安全相關工作,透過人身安全宣導、個案服務、法律研修、教育倡導的方式,使遭受暴力侵害的婦女獲得妥善的保護,並且努力為她們打造一個更友善的社會環境。

目前分類:現代隨筆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社工生涯21年了,我一直在現代婦女基金會工作。回顧社工生涯階段,從一位社工到帶領70多位社工的執行長,在這條社工不悔的路上,我曾經感慨人生,也從許多人身上獲得成就感,如今讓我選擇告訴社工人員一句話,我想說的是:「累了嗎?再想想,我還可以做什麼?」

 

  社工流動率的問題,一直是許多社工界頭痛的問題,有人說這是社工制度不完整的問題、有人認為社工的安全沒保障,也有人大聲說出:「別只對社工摸摸頭,請給我們真正的尊嚴!」,這些抱怨,讓社工放棄為善的目標,流動率讓社工深感沒有願景。我想許多人都感覺好累,但再想想,如果當初選擇社工這工作時,你心中那分初衷還在嗎?與其抱怨不知所措時,不如我們一起想想,還可以做什麼?或許就是這樣的動力,激發我在一條社工路途上,永遠會有一群夥伴、姊妹,願意化抱怨為動力,開始規劃倡議的行動力!

  早期我是人們所言的「小社工」,當我看到性侵害被害人說不出的痛苦時,我也曾因為無能為力焦慮著,但當下我沒選擇放棄助人的熱情,我開始找出被害人痛苦的原因,資源不足該找誰幫忙?制度不友善,要如何協調?司法沒有正義,除了律師支持,我可以扮演怎樣的角色?於是,我不再只是一位小社工,我可以挺身而出協調、籌組資源,我可以抗議、爭取應有的對待,我也可以閱讀六法,寫寫陳報狀,總之那份為案主倡議的發聲行動努力,證明我絕不只是一位小社工!

  後來我成為社工的督導,我也參與了台灣婦女人身安全法律的修法歷程,我開始發現倡議發聲要言之有物,和法律人對話不只是勇氣而已,還要一份知識運用的智慧,所以87年我選擇進入慈濟社工研究所再進修。因為,如果法律是一場菁英立法的過程,身為個案的代言人,我除了代替被害人發聲,我還期待我有能力進入修法的團隊,為建構制度、為人權立法,讓更多人獲得公平地被對待!

現代婦女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你曾經有夢想嗎?你的夢想成真嗎?

  一位生於民國前2年的阿嬤,她說年輕時的夢想就是嫁個好人家,但一直沒生兒子,因此遭來丈夫拳打腳踢;一位生於民國25年的阿嬤,她說夢想要讀書識字,可惜女生從小要幫傭做事,現在只會看數字;一位生於民國55年的太太,她說夢想要出國留學,但是當時家境只允許男生可以深造;一位生於民國70年的小姐,朝著夢想年薪100萬目標前進,但一次遭到猥褻事件,讓她一蹶不振;一位生於84年的女孩,夢想讀到國內頂尖大學,卻在父親長期亂倫中,打亂了正要飛翔的青春。這些是許多阿嬤、母親與姐妹們的故事。許多的眼淚看似哭訴著遭到家暴、性侵害或性騷擾,其實深深的心底,她們也哭訴著夢想的破滅和那喚不回的青春。


                  Photography by Andi Jetaime

   工作這麼多年,我常想著用甚麼可以彌補呢?是打贏一場官司?獲得一筆賠償?或是對方的下場?還是最好來個穿越時空,保證投胎到性別平權的時代,免得再遭到這些不平的對待。時代的軌跡,刻劃在許多婦女的痛,在傷痛中,未必有人幫助,也未必有所選擇。阿嬤的時代深信生兒子是必要的,她沒有選擇承受了鞭傷;年輕的女孩遭到亂倫,誰又即時的幫助她?就因體會這些傷痛,因此我們要服務。在愛的澆灌下,我們相信傷痕會長出力量。我們協助的一位不識字的受暴婦女,離婚後參加了識字班圓夢;一位受性侵的女士,後來開了服裝店圓夢。或許傷痛難以彌補,夢想卻是希望的燈塔。

現代婦女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暑假來臨,許多父母都擔心子女在外交友或打工的安全問題,尤其擔心性侵害或戀愛關係走火入魔。許多的報導都指出每年九月開學後,就有一波墮胎潮,暗示著暑假沒有家長或學校束縛,活動又多,是青少年的性愛潮。或許有人以為青少年初嚐禁果,不知如何煞車或認為青少年性愛不分好奇探索才會闖禍。成人,難道就是愛情與性的保證嗎?成人智慧就代表性與愛的成熟嗎?

  一個升高中的女孩,有著長期遭叔叔性侵的童年,國中時認識一位男友,男友像英雄般拯救她脫離狼爪,兩人結識一年半,也有親密關係,最後男友劈腿,關係破碎,天真的女孩哭到斷腸。面對她的眼淚,我不僅心疼,也看到一個15歲女孩沉重的生命歷程,她經驗到叔叔有罪的性、有病的愛,還有男友拯救的愛與崇拜的性。到最後夢都碎了,對她,愛是什麼?性又是什麼?

  一個皮膚淨白的大學生,指著大腿淤青無奈說著男友對性的索求,讓她難以消受。當時結交一位大她十歲的男友,因為他幽默、又有經濟能力,感覺很有安全感。逐漸地,男友擔心她被別人追走,每天都要嘿咻來表示彼此的相愛與確保,起初她以為是幸福的愛,但每次性行為總要添加許多的花招增加樂趣。漸漸的她感到厭煩,有次卯起來拒絕,卻引來一陣韃伐與嘲諷,無奈與迷惑的眼神想知道:「我是被愛的嗎?還是只是他的性工具?我又愛他嗎?」

  劈腿、外遇一直以來都是親密關係的天敵,是愛的迷惑?還是性的誘惑?是證明愛得不堅定?還是小三太厲害?一位年過半百的大姐,泣訴著老公派大陸後,全變樣了,才知道認識酒店小姐且燃起青春火熱的愛苗,而且還回來要求和她離婚。雖然聽起來像千篇一律的劇本,然而卻真實的上演。時有耳聞的「剪斷命根子」新聞,便可見愛的背叛、性的背叛實在會讓人失去理智。

文章標籤

現代婦女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◎副執行長 林美薰

  搭著從台南返北的高鐵,沿途晴朗無垠,輕薄如紗的雲絲,淡抹晴空的憂愁。走在如蛋殼般脆弱的婚姻上,多數受暴婦女如履薄冰,深怕一不小心就破裂,隨之而來的是泥水難分的財產分配與監護權爭奪。財產可以一分為二,然而子女卻無法一刀兩斷,也不是一人一半就能解決的算術。曾在媒體報導中沸沸揚揚的子女爭奪戰新聞,如賈靜雯、王泉仁的案件,他們曾是眾所矚目的夢幻婚姻,但走到情斷意了時,情場成了戰場,愛的結晶變成戰利品,而婚姻的完結篇,卻是挑戰父、母、子女三角關係的序曲。

  許多受暴媽媽的故事裡,原本想已離婚終止暴力、結束受傷的關係,然而,有時卻無法脫離彼此後續在子女監護或照顧上的角力。慧慧是位勇敢的媽媽,不忍孩子常年目睹暴力,決定帶著9歲兒子離家生活。法官最後雖判定兩人離婚,卻也將兒子判決由父母雙方共同監護,因此孩子周一到周五與母親同住,周末則由父親接回。這樣的判決讓慧慧心情跌落谷底,也讓兒子陷入焦慮與惶恐,前夫雖是不甘願的勉強接受這個決定,卻在後續絲連般的關係中,偶爾耀武著殘存的威風。

  父母是孩子永遠的父母,改變不了的DNA,讓共同監護成了表面上負責又公平的決定。即使婚姻中有過失,即使父親打母親,即使子女目睹家暴。然而,這是對孩子最好的嗎?孩子成長過程需要雙親的說法是堅實不可破嗎?試問,如果孩子看到父親或母親時是恐懼的;如果,孩子在擔心父親會再攻擊母親的處境裡而犧牲順從?如果,如果大人以為對他最好的關係維護,卻對孩子是一種處罰?如果共同監護成為在法庭上沒有發言權的子女最深的無力感?

現代婦女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在緊湊行程中偶得半日閒,和三位瑜珈老師因緣際會下相會,其中一位還是非常有名的外籍老師;她們樂意無償教授受暴婦女瑜珈,讓她們能夠舒解壓力及身心靈自我觀照。

   在一陣討論下,我提出一個不情之請,能否先教基金會的社工呢?社工長期協助受暴者,也承受各種替代性創傷,如果一位助人者能夠先學會處理壓力、增強面對問題的解決能力,或許會是更多婦女的福氣。老師們聽完後也覺得言之有理,更允諾這會是長期對婦女及社工、防治網絡的服務。

   確實,進入21年的婦女保護社工生涯,最常被問到的話題就是:「你如何堅守這份工作長達20年?」或許因為個性樂觀正向,或許因為家中支持資源夠堅固,或許我也一直從工作中學習面對我的人生課題。

   現今從事保護性業務的社工,幾乎是一群不到三十歲的女性,當面對個案生命的挫折與瓶頸,掛上電話或離開案家當時,不再能像學校中那單純的女孩輕鬆將課本闔起置之不理,而是不斷回想方才會談中未能解決的問題;不論用多少學理去解釋這樣的現象,或用多少教育訓練來教導社工學會「放下」的大道理,我知道基於責任與道德,她們可能還是在飯桌上提不起那雙筷子,也可能在睡前腦中仍是那滿臉淚痕的臉龐。而還沒解決這個問題,卻又被接踵而來的新案件淹沒…在每天所背負龐大案量的壓力、承受無數個問號的同時,社工累壞了。

   選擇「放棄」還是「繼續」,經常是當了三年社工的困擾,當他們看到通報單傳來,不由自主開始催眠或祈禱這案件不是自己的。當社工救了一個家庭,透過那雙緊握的溫暖雙手,只有自己感受得到無盡的感謝;一旦遇到個案死亡的案件時,無數的人會開始斥責、檢討、懷疑你的能力,而結案的績效有時還得靠著風水、幸運指數、禁食鳳梨來調侃自己!

現代婦女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